沁阳市德远机械有限公司

时过两年 再看金山联纸业跑路事件

作者: 中国纸业网 阅读: 130 发布日期: 2016-06-27
信息摘要:


2014年8月15日,广州市金山联纸业有限公司(下称“金山联”)实际控制人郝艺远失联,此后,行业里的人就再也没有人见过他。

有人说,他在躲避银行的催债,“银行有什么好躲的,大不了破产清算,他躲的是民间借贷。”一位纸张行业内部人士对记者说,包括金山联纸业在内,同期出事的四家纸贸企业(还包括广州翠月纸业、广州琳烽信纸业、广州鸣瑞贸易)全部卷入了民间借贷。

金山联可以说是广州纸贸行业里最大的公司,经营数十载,郝艺远曾一手创办广东浆纸交易所,当年,其跑路消息传出后,债权人纷纷到其纸品存放仓库抢货,由于上述四家及其他多家纸贸公司的货物委托存放在第三方仓库,各家抵押给银行、抵押给各类民间债务人或是出售给下游公司的货物也是存放在一起,导致最终债务人抢出来的货物都不知道究竟是谁的,现场一片混乱。

混乱的后果一直持续到现在,由于各路债权人的报警,仓库现场随即被封存,“仅是银行的封条就有4、5个。”一位后来再次去到现场的人说。

而更麻烦的依旧是民间借贷,最终演变成为一场场罗生门式的官司。

诈骗与否

回溯到2014年8月,金山联法定代表人郝爱美,金山联、广东浆纸交易所及广东金信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金信通”)实际控制人郝艺远,广州翠月纸业(下称“翠月纸业”)老板刘东几乎同一时间失联。

失联的消息很快传到了债权人的耳朵里,记者此前多方采访发现,涉及的债权人大致分为四类:银行、民间借贷、上下游企业、P2P等融资平台,其中,深圳最大的P2P平台红岭创投也深陷其中。红岭创投董事长周世平一篇载于红岭社区的《利空来了,慢慢消化吧》的文章,率先披露了四家纸贸公司的借款情况,总金额涉及1亿元。

而除了红岭创投的主动披露外,其他债权人均选择沉默,而后,随着围绕该案件的诉讼主体的增多,债权人才一个个浮出水面。

今年5月末,在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被告人孙晓平合同诈骗一案再次开庭审理,孙晓平是广州鸣瑞贸易的老板,也是四家纸贸公司中唯一没有跑路且已被刑事拘留的嫌疑人。

该案涉及的报案人是惠州市金广源置业发展有限公司(下称“金广源”),而孙晓平被公安机关提起诉讼的理由是合同诈骗。

根据广州市人民检察院的起诉书,2014年2月,郝艺远经人介绍认识了金广源员工黄兴健,双方签订了一份奇怪的货物《销售合同》,其奇怪之处在于,这不仅仅是单纯的货物买卖关系,同时还附有回购协议。

广州市人民检察院的材料显示,黄兴健于2014年2月~3月间,分批购买了金山联、广州鸣瑞贸易、翠月纸业名下价值共计6000万元的纸品,同时,由金信通做为担保,承诺上述三间公司在3个月到期后以总价共计6255万元回购上述纸品,并由金信通与黄兴健签订会回购纸张的《销售合同》,合同所涉及的纸品全部放在双方指定的监管仓库广州市德辉物流有限公司(下称“德辉仓”),这批纸品的相关货权也转移到黄兴健的名下。

而之所以涉嫌合同诈骗是因为,金广源认为,三家公司的纸品货值不足6000万元,“仓库方面和这三家公司明知道其存放的纸品已经多次质押抵押给相关银行债权人,明知道仓库货物不足以交付给我们,依旧相互勾结,以虚假的入库单交付给我们,而且,在我们清点货物的过程中,指使仓库保管人员撕掉银行质押抵押标签,营造货物足值的假象。”黄兴健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当然,这些仅是一方的说法,孙晓平方面对此并不认同,在5月末的开庭审理过程中,孙晓平的代理律师提交了十余组材料,以证明货物足值。

孙晓平在庭审时解释称,6000万元货物中涉及自己那一部分的2000万元货物,是从某银行手中拍卖的不良资产,由于该批货物的原所有人已经破产,导致这批不良资产的货权没有及时转移,所以,在仓库出库入库系统中没有显示,但货物是存在的,不存在不足值的问题。

咨询热线

0391-5688887
国产亚洲精品在线视频 亚洲香蕉视频在线播放